博客搬迁公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大家好,由于无法忍受博客网的缓慢速度和恶劣客服,本博客搬迁至YOHO网。新的博客改名为“自由谋杀一切”,地址:http://i.yoho.cn/catism[1]我的ID也由“五月”改为猫主义。新博客保存有旧博客的全部内容,并将持续更新。旧博客不再更新,一切文章图片也未删除,以做备份之用。希望大家支持新博,谢谢!
2009.3.26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阳光明媚的正午,坐在公交车上习惯性朝窗外发呆,一树一树的花朵像拉胶片一样哗哗闪过,我又开始没出息地回忆起在我生命中穿行而过的人们。为了摆脱这些无关痛痒的遐想我注目于大好春光,默念道暮春三月,江南草长……可是我又不确定现在是不是三月,掏出手机看一下,是农历二月三十,就差一天。而今天的公历三月二十六,看上去很眼熟,想了一会儿,原来海子去世已经二十年了。我的《海子的诗》还是送给自己的十六岁生日礼物,现在我已经快二十二了,再混几年,我就要比海子老了。海子不是我最爱的诗人,他只是我爱的很多诗人之一,但我不能否认对他有特殊的感情。或许是因为他自杀了,像梵高一样,像我的朋友纪一样,他们对生命的拒绝包含着令人动容的勇气。诗人死了,而我还活着,在这城市准备开始我的奔波生涯,
变态是个中性词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 15世纪的欧洲处于中世纪末尾,艺术还在为宗教服务。绘画史中这个长长的篇章里,触目所及全是宗教画宗教画……总是那几种构图,那几种题材,总是透过背景的薄雾的熹微昏黄的光线,令人昏昏欲睡,厌倦不已。然后一幅名叫《圣安东尼的诱惑》的画被派来拯救我的绘画观,套用一句屁话:当时我就震惊了。 圣安东尼的诱惑也是被画滥了的题材,同名的画作,比较出名的有塞尚的、达利的、布鲁盖尔的,我钟爱的这幅是博斯的,那是一个尼德兰老头子,脑子里好像长了个肿瘤一样怪异。我惊讶于这样的画居然产生于十五世纪末期,在里面看不到丝毫当时宗教画应有的静穆和沉稳,诡谲的画面,对比强烈的用色,离奇荒诞的群像,营造出一种堕落而狂喜的气氛。ORZ,原来在五百多年前就出现了一个现代派绘画大师。 几年前看过一点
【孔雀设计】革命有害健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收拾东西,翻出一盒象棋。有了点灵感,就做了这么一张图。——革命有害健康,所以还是做顺民吧!
三段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所有的猫都是金色的西班牙国王是一只猫西班牙国王是蓝色的
连长、猫、我妈及其他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个题目似乎不太恰当,因为连长本来就是只猫,但若改成“连长、其他猫、我妈及其他”就太啰嗦了。不管怎样,大家知道,连长对于我是只意义非凡的猫。从我对它的称呼可见一斑:猫乖乖、猫宝宝,表示我把它当成一个小孩子;猫先生,是一个隐秘的情人;猫大人,说明我像古代的奴才一样有受虐倾向……所有这些称呼前面都加一个“猫”字,就仿佛中世纪的圣徒名字前加个“圣”字,是一种伟大身份的象征。我曾经说过,连长很丑,甚至算得上我养的猫里最丑的一只,而且品性不好,脏,欺软怕硬,没有教养,吃饭狼吞虎咽且发出像猪一样的声音,还会滴口水,心地褊狭,善妒,胆子小。但是这并不妨碍它保持着贵族做派。在猫心里,这些和贵族不贵族是没有关系的,它生而如此,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认为所有人伺候它是理所当然
梦见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梦见成为一个导游边为大腹便便的游客拍照边担心自己的早饭被人偷走梦见沉默的朋克在即将离去的时刻又回过身来向我咒骂这个世界的自由梦见我擦去他额头的冷汗继而被万道目光刺穿梦见青年时的爸爸他是一个诗人穿着夹克在出版商面前局促不安梦见忘记自己的年龄又被一个委琐的儿童提醒梦见镜子里的一张脸纯洁又好似劣迹斑斑
无人空车,请注意安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昨晚坐11路,司机一刻不停地吓唬着别的车:“空车无人,请注意安全。空车无人,请注意安全。……”——听见没?老子车上没人,开得愣,有种就撞上来!反正死活是烂命一条……其他车一看灯火通明人影幢幢的车窗:妈的唬谁呢?但是也不敢撞,这么大个的车,估计只有大卡撞得起。于是窃笑公交司机……转念一想——或者……这个车上,真的没有人?我所见到的人,甚至连同我自己,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就自己吓自己吧!
【孔雀设计】放下你的玩具枪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组连长的外景照。它被邻居小孩用玩具枪一路撵到了墙上。那孩子生性残忍,嗓门大,眼睛明亮。我不知道连长那小小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算来它出生于狗年,我对它说:如果你能活到下一个狗年,我就送你一条大鲤鱼……不过那时你可能已经没有牙了。◆ ◆ ◆ ◆ ◆ ◆ ◆ ◆ ◆ ◆ 最近天气凉了,它又开始往我腿上跳。
我决心路过每一个试图置我于死地的秋天决心不被它丰盈的灵魂引向虚空这个永恒的下午天色倏忽阴暗 倏忽灿烂万物相距遥远 老死不相往来秋虫只鸣叫在能听到它的耳朵旁边我决心不在任何一个秋天死去然而为每一个在秋天死去的人写下诗歌那些曾身为物质的人们在故乡的泥土中腐烂殆尽之后终于不再有东西可以污染他们

五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